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6章(1 / 2)

“嘟嘟,嘟嘟嘟嘟!”

一声声大喇叭刺耳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让古争有些烦躁,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想要痛诉到底是谁, 睡觉都不让人睡,可是看着周围的环境,整个人有些愣住了。

头顶是刷得有些发白墙壁,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风扇,正在不紧不慢嘎吱嘎吱地响着,徐徐的微风从头顶传来, 稍微驱散了身体的一些燥热。

“这是哪里?”

古争看着四周, 却感觉身体一阵疼痛,发现身体各处都有深红的伤痕, 一些崩断都已经断开,似乎是强行挣开,而整个人好像被人给强行殴打了一般,到处都是瘀青,稍微一动就痛得不行。

“嘶嘶”

想要起身观察四周的他,这一次竟然没有起来,身体的疼痛让全身忍不住颤动,手掌下意识抓住床的两边,努力控制自己,眼神却陡然闪过一丝惊讶,不过这个时候外面的铁门已经打开,一个好看的护士踩着高跟鞋,手中端着一些药走了进来。

“你醒了?先别动,就先这样躺着,你现在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利索,我来给你上药,等一下医生就过来查房了。”护士说话很温柔, 笑起来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对了, 你现在记忆是丧失的状态,别去想自己怎么来到这里,还有其他莫名其妙地乱想,会让你更加得痛疼。”

护士一般熟练拿出早就有准备好的药水,随后弯下腰温柔把古争外面的绷带给一一解开之后,才开始用特殊的棉棒开始擦拭,非常仔细认真,那些死皮结巴也不例外。

“趴下,我给你涂抹背上。”

也幸好只有上身有伤痕,而对方那药水也特别有效果,涂抹之后,身上一片清凉,那些疼痛也几乎感觉不到,对方的力道也恰到好处,仿佛在按摩一样。

“为什么不让我去想,我除了这里是一员,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还那么破旧,我怎么会送到这里来。”古争爬着也是不解地问道。

“不幸你可以先试试, 这里是特殊的地方,是你才可以逗留的地方,你可以理解成精神病医院,而你因为一些原因才来到这里,这个你可以想一下,不会有太大的刺激。”一边给古争均匀地涂抹着,护士一边和气地说道。

古争闭着眼睛,先是试图搞明白这里,只是想法才出现,就能感觉针尖一般的疼痛在脑中出现,仅仅这样都让他不敢在继续想下去,随后转念想着自己来这里的原因,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好了,等一会医生回来,有什么事情,呼叫你头顶的按钮就行。”护士利索把古争上身给缠成木乃伊,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等到对方彻底离开之后,古争这才缓缓起身,他大概也知道了为什么,因为那起车祸,可是为何这里会留下三个警示,尤其最后一个,又多了几个记号。

“轮回!”

“这是告诉我,我已经来到三次了吗?那么我这是第四次出现我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那么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我才会用指尖一点点磨出来,想要告诉自己一些事情。”

古争突然又躺了下去,随后把手放在那个位置,吻合度非常完美,尝试几次之后,发现只有这样,才能顺利。

随后他又站了起来,因为怕对方万一来到看出些什么,同时心中也开始思考起来。

无论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自己大概率是在这里出现三次,或许前三次都试图做什么,比如离开这件房子,必然有什么事情发生,结果最终失败了,然后自己困在这里一天天。

可是自己是谁,到底谁想要在害自己。

他现在也不敢思考,因为一思考脑中就会传来头疼的声音,明显自己受到了对方的什么手段,才会这样,那么说来大概率这里都是敌人,可是自己为何让自己不出去,显然外面有着可以迫害自己的事情,导致自己都必须告诉自己。

古争眉头再一次深深皱了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线索的他,也只能猜到这一点。

“也不对,按照我自己的风格,在这里坐以待毙,肯定不是我的为人,难道是其他人故意模仿我,还是说出去的时机一定要选好,如不然就会被强制送回来,记忆也全部的消失。”

脑中不断闪过各种想法,虽然不一定对,但是已经在心中留下,如果在遇到什么新的线索,可以在相互印证。

而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古争立刻恢复自己疑惑,静静地等待,很快一个穿着医生衣服的男子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病历本。

“温天候!”

古争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嘴中又惊讶地喊道。

“温天心,你每一次都能叫错,不过无所谓了。”温天心只是无奈笑了笑,随后就来到古争对面的床上坐下来。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现在能不能回答一下问题。”

古争迟疑一下,随后点点头,因为他突然感觉这幕似曾相识,或许前几次都有这个流程,简单询问之后,男子就站了起来。

“很好,比以前好多了,在过一些时间,你就恢复好了,要不要陪你出去走走?”

“我感觉还是有些累,就在这里休息。”古争拒绝了对方提议。

正常他必然会答应对方,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外面和这里,他肯定前几次绝对出去了,第三次才发现外面的不对劲,留下来有些醒目的提示。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去一楼就行,除了不能出去,其他地方你想去的话都可以,不过大部分都废弃了,这里也快要搬走,也没有什么可看。”医生了然点点头,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对了,这里晚上之后,千万不要出去。”

医生在快要出门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对着古争叮嘱道。

“我知道了!”

随着对方离开这里,古争直接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感觉过去不断的时间,这才起身来到门口,稍微感受一下外面的动静,并没有任何声音,这才打开了门。

夕阳已经落在半山腰,橘红色的光芒照耀这个片建筑,在远处拉扯出很长的影子,荒芜的四周,让这里看起来格外得有些恐怖。

一边看着四周已经非常破旧的墙壁,古争一边看着四周,据他所了解,这种单层楼的建筑,好像只有几十年前留下来的古老建筑,而且面积这么小,更像是以前经济下的附属工厂医院,只是附近一片荒凉,真不知道这个具体为何能留下来。

他所在的地方是三楼,已经是这个地方的顶层,他房间是右边开始数三零五房间,也是第靠墙壁这边的第一个房间,旁边依次按照数字排列,直到路口,也不知道为何要把房间安排到这里。

院子当中没有人,厚厚的落叶都铺满了地面,中午那些燥热也没有,反而感觉有一丝丝清凉,就是才刚刚入秋的天气一样。

旁边的房间大多是空空如也,偶尔也有一个孤零的铁床架子,上面也落满了灰尘,显然有很长时间没有打扫,连同样外面的大门都有些生锈。

整个三楼很快就看完一圈,除了他的房间之外,所有都是一样,随后他就下了二楼,准备看看这边有没有其他发现,结果在楼梯旁边的房间,就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房间。

从侧面的窗户看过去,那个之前的护士,正在给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患者说着什么,整个房间和他的布局差不多,不过那个病人因为在躺着,所以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子。

他没有待太长的时间,总感觉不让对方发现自己是对的,随后自己立刻离开了这里,看完一圈之后,发现这一层也只有她,而自己路过那边的时候,发现还是之前那个样子,真让人有些奇怪。

随后他又直接走了下去,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原本挂在半空的夕阳,短短这点时间,竟然已经快要落下,只有一些红光在空中挂着,一片已经被黑色给占领。

最新小说: 校花的贴身保镖 权臣的早死原配 蜜里调婚 裙下臣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厨医王妃爱种田 小地精三岁半 岁岁有今朝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团宠皇后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