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1 / 2)

对于一个大教来说,分舵被人灭掉,是极其有损颜面的事情。

倘若,灭掉他们分舵的是另外一个大教,而且还是比他们强大的多的大教,那他们可能就打几句嘴炮完事。

毕竟他们不是别人的对手,可倘若灭掉他们分舵的是一个小小的宗门,还是偏远之地的宗门,又或者是某个势力的话。

他们是一定要去将对方完全覆灭的,即便他们的处境已经非常艰难,他们也要去做那件事。

倘若他们不去覆灭对方,别的势力只会因此更加瞧不起他们,认为他们软弱,他们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祈天教被灭的分舵,甚至都已经建立了皇朝,最终却是被东荒的各大仙门灭掉。

之后,他们趁着每一万年,都有一次的机会,再次进入东荒,进入镇仙皇朝想要复辟,结果又被百峰宗所灭!

祈天教,议事大厅之中,祈天教一众高层尽数汇聚于此,大厅的中央,两个男子低声诉说着他们知道的一切。

“事情就是这样,那镇仙皇朝的太师已经沉睡了,我们完全有能力覆灭镇仙皇朝,完成复国大业!可是因为那个百峰宗尤其是,因为曹振,我们的计划一次次失败。

再后来,几位皇子也离奇消失,先后死去,此事必然也是曹振做的,当时整个镇仙皇朝,甚至整个东皇,也唯有曹振一人才有能力杀死几位皇子。

可以说,我们的失败,完全是因为曹振一人!”

他们并非来自东洲,而是来自东荒。

祈天皇朝余孽的势力虽然几乎被连根拔起,可终究还是有一些人,因为在外活动,因为种种原因,而存活了下来。

这两人,便是当初存活之人,在东洲与东荒联接在一起之后,他们第一时间离开东荒,来到东洲,找到了祈天教,进入祈天教中,将他们知道的一切尽数禀报给教主以及祈天教的高层们。

他们要报仇!

倘若不是当初的曹振,不是百峰宗,他们早已重新建立新的祈天皇朝,甚至他们两人都会立下大功。

可就是因为曹振,以为百峰宗他们失败了,他们别说立下大功了,这些年来他们两人更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隐藏在偏远地带,生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

东洲连接到了东荒,他们背后的实力,祈天教更是可以直接杀入东荒之中。

曹振他即便再强,也只是一个人,百峰宗再强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宗门,还是东荒的宗门,而他们背后的祈天教,可是大教!

一个大教,想要覆灭百峰宗,那还不简单!

主座之上,祈天教的临时教主吞天魔,看着满是愤怒,似乎想要立刻跟随着他们去覆灭百峰宗的两个分舵的弟子,轻轻摇了摇头。

倘若是之前,不用很久,一个月之前,他都会直接派人,去灭掉百峰宗。

他们祈天教为什么要在东荒建立分舵,甚至还派出大量的高手,扶持分舵建立了王朝?

就是因为当初,他们祈天教经历了一次大的劫难,劫难之后,他们祈天教元气大损,当时的祈天教,甚至都比不过许多创立时间比他们还要晚的大教。

而东洲的竞争实在太激烈了。

他们想要在东洲,获得更多的资源,实施他们的计划,也太难太难了。

所以,他们才想到了派人进入东荒。

虽然说,当时的东荒与他们东洲还没有连接在一起,可是东荒和东洲之间仍旧有通道的,每一万年,那通道便会打开。

而每一万年之后,他们都会派遣大量的高手进入东荒,他们的目的是统一整个东荒,然后用整个东荒的资源,来反补他们祈天教。

同时,他在成为临时教主之后,还知道了一件事,他们真正的教主,需要大量的地仙境的高手,具体教主要这些高手干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是知道,教主需要那些人,进行一种类似于献祭的仪式。

可是后来,随着祈天教分舵在东荒的皇朝被推翻,仪式也不得不暂时终止。

也正是因为那献祭的仪式,教主才派更多的高手,进入东荒,想要复国。

可是却是被那曹振,被百峰宗所破坏。

正常情况下,他的确应该派人前往东荒,灭掉百峰宗。

可是最近传来一个消息,东荒前一阵子,名声极响的两个九异象金丹,便成为金丹期极限的两人,曹振和项子御竟然全部都是百峰宗的人。

这两个分舵的弟子所说的曹振,和他们所知道的曹振乃是同一个人!

百峰宗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还有一个用符箓的人,同样也是金丹期极限的存在。

一个宗门之中有三个金丹期极限,而他们祈天教虽然是大教,可是整个大教内,却是连一个金丹期极限都没有,大教之中最强的乃是他和他的师弟以及师妹,他们三人全部都是接近金丹期极限,但是无论他们如此修炼,用尽各种办法,始终无法再进一步,达到金丹期极限。

对方有三个金丹期极限,便非常让人头疼了。

毕竟,有三位如此高手,想要覆灭对方的宗门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当然,他丝毫不怀疑,他们可以灭掉对方,毕竟他们即便是元气大伤,他们祈天教也是大教,只是付出的代价的大小不同罢了。

可是,他们能够覆灭对方的宗门,却无法杀死对方的三个金丹期极限。

若是一个金丹期极限,他们还有可能拦下对方,将之杀死。

可是三个金丹期极限的话,除非这三个人,死守他们的宗门,否则的话,三人一心想要逃,他们根本拦不住。

到时候,这三个人宗门被他们祈天教灭掉,然后一心报复他们祈天教的话,那就麻烦了。

毕竟,他们的弟子也是需要外出,需要争夺各种遗迹,需要去抢夺各种资源的。

有三个金丹期极限的人,始终在背后盯着,他们的弟子还怎么安心外出?

即便是他与师弟师妹,除非他们带有大量的弟子,否则遇到三人都会有生命危险。

除此之位,他得到的消息,还有阴阳教的九阴,以及龙吟教的闭月仙子,此时也在百峰宗内。

九阴倒是好说,但是闭月仙子不一样,闭月仙子那身份,在整个东洲,都没有多少人敢招惹她。

去消灭百峰宗,必然会和闭月仙子产生冲突,和闭月仙子产生冲突,就等于是和龙吟教产生冲突。

即便是他们祈天教在巅峰时期,都远远无法与龙吟教相比,更不要说现在的祈天教了。

何况,他们祈天教,用不了多久,也要教劫了。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节外生枝。

虽然所,他们的分舵被灭掉,此时必然也会慢慢传开,毕竟,他们的分舵曾经是建立过皇朝得到。

到时候大家知道他们分舵被灭,却没有动手之后,他们祈天教hi颜面尽失。

可那也要看情况。

教劫当前,一切都要为教劫做准备,再大的仇也要等到教劫之后再报!

吞天魔沉吟了一下之后,缓缓开口说道:“你们两人刚刚从东荒,从分舵来到东洲,很多事情并不知道。

百峰宗,远比你们所说的要强的多。我们祈天教固然可以灭掉百峰宗,但是我们同样会有不小的损失。

如今,我们就快要渡教劫了,一切以教劫为主,一切仇恨都等到教劫结束之后再说,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说着,吞天魔摆了摆手,示意手下带两人离开,倘若百峰宗实力弱,他只是派出一部弟子,可以轻易灭掉百峰宗,他自然不会犹豫,可对方的实力那么强,又有教劫当前,他现在不准备对百峰宗动手。

四周,祈天教的一众高层也知道,百峰宗和曹振的情况,一直等到两人离开之后,下方有人低声道:“教主,我能理解,我们现在不对付百峰宗。只是我们一点表示都没有,那我们的颜面……”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旁,立刻有人反驳道:“颜面,教劫之前,还顾及什么其他的事情?对方有多少金丹期极限的存在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们在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渡教劫,天道是一定会降下遗迹的。

倘若我们真的却灭掉百峰宗,到时候他们那几个金丹期极限逃出来,然后针对我们报复,也进入遗迹之中,却不争夺遗迹,只是报复我们,去攻击我们的人,那次是大麻烦。”

“赵长老说的是没错,可是赵长老,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分舵与他们百峰宗原本便有仇,即便我们不去灭掉他们百峰宗,他们也会报复我们?”

“当然有这个可能,但是对方或许不会报复的那么疯狂。”

“所以,按照你的意思是,我们什么都不做了?我们祈天教,堂堂一个大教,却要怕一个小小的,来自域外偏远之地的宗门?”

一句话落下,四周众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这话实在太难听了,可这就是事实。

谁让他们祈天教如今实在太弱了,谁让他们祈天教快要渡教劫了。

安静之中,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能做些事情。”众人之中,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开口道:“我得到消息,断空教,在东荒也有一个分舵,名字叫做断空宗。

那断空宗甚至直接被百峰宗给灭派了,全派上下所有人全部都死去,后来更是有人发现,曹振挖了很多生坟,有人去查过,那些生坟之中,有些生坟是有断空教的标志的。

曹振他不仅是灭掉了对方的宗门,更是将对方所有沉睡高手的生坟都给挖了,他如此赶尽杀绝,你们说断空教会没有表示吗?”

四周众人闻声,立刻摇起头来。

“不可能,断空教,若是什么都不表示,那他们断空教可是要丢人丢大了!”

“分舵被人赶尽杀绝,生坟都挖空了,断空教必然要报复的!”

“断空教和我们……总之他们一定会动手的”

众人之中,一个人刚刚想要说断空教和他们祈天教可不同,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

他们祈天教,是在一直走下坡路的,断空教在大教之中,虽然也属于存在时间比较短的大教,可是断空教却没有受损过。

更没有在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渡教劫的危机。

“只是不知道断空教会如何应对,毕竟,现在闭月仙子还在断空教中。而且,断空教内和我们一样,也没有金丹期极限的存在。”

“但是无论如何,断空教不可能一点表示也没有,他们一定会派人前往百峰宗的。”

“我们可以看断空教的情况,倘若断空教与百峰宗大战,我们也可以派……”

“不,断空教与百峰宗大战,再好不过,如此一来,百峰宗的那些人,他们的注意力都会放在断空教身上。”

主座之上,吞天魔微微点头道:“没错,有断空教在我面前面吸引仇恨再好不过,现在我们需要注意的不是百峰宗,而是我们的教劫。

我们必须要邀请足够的高手前来帮我们渡教劫,最好是邀请十位金丹期极限的存在来帮我们渡劫。”

吞天魔说着,看向下方,两排高层之中,坐在左手边第一位的那个穿着火红色长袍的女修问道:“换天师妹,你邀请的那几位高手,有几人答应了?”

换天闻声,一张脸上顿时露出一道愤恨之色,冷冷道:“我邀请的三人,他们说,他们可以答应我们祈天教前来帮忙渡教劫,但是他们的要求实在太过分了!

他们竟然说,等我们祈天教渡过教劫之后,除去那些神念之外,他们要优先挑选宝物。”

“优先挑选!”

“他们这太过分了!”

“我们东洲的规矩,帮忙渡教劫之后,的确可以分天道降下的宝物,但是那也是渡劫的大教,都挑选好十件或者二十件宝物之后。

尤其是,现在还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他们即便再强,也只能发挥出金丹期极限的力量,正常都是我们挑选完二十件宝物之后,再让他们挑选的。”

“让他们先挑选,他们岂不是要将所有最好的宝物全部选走,绝不能答应他们!”

众人愤怒的叫喊着,换天魔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还不止如此,他们说,我们祈天教的实力太弱了,帮我们渡劫危险极高,而且还不见得能够渡劫成功,最后可能都得不到天道的奖励,甚至还会因为受伤。

所以他们要求,在帮我们渡劫之前,让我们答应给他们一人一件法宝。”

“什么!”

“给他们一人一件法宝!”

“简直是做梦!”

“我们绝不可能答应他们!”

“如此一来,若是我们渡劫成功,他们岂不是一个人能够分到两件法宝了?”

“五音教之前刚刚渡了教劫,去帮五音教渡劫的让你,也只是分一件天道降落的宝物罢了。五音教成为大教的时间,比我们祈天教可要短的多。”

“同样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渡教劫,我们祈天教只能给与他们五音教一样的好处。”

“不可答应他们!”

吞天魔听着众人的话,心中无奈一叹,对方就是吃定了他们祈天教如今没有恢复元气,吃定了他们没有金丹期极限,所以才开出那么过分的要求。

他们祈天教虽然比五音教存在的时间更长,但是他们如今的实力真的不见得有五音教强,但是他们祈天教所要渡的教劫,却是比五音教的教劫更加的危险!

他们祈天教要渡的可是成为大教之后,第四十万年的教劫!

当然,对方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过分了,他们祈天教也不可能答应的。

“几天他们开出的条件那么过分,那么我们再去寻找别人,看看有没有人答应我们的条件,哪怕比当初五音教开出的条件稍微高一点也可以。”

说着,他心中又是一叹。

当初五音教渡劫,很多人都去看了,后来也有一些消息传出。

甚至五音教的人都说,当初渡劫多亏了曹振与项子御,甚至有人说,曹振与项子御,两个人,每一个人都能抵得上两位金丹期极限!

如果可以,他也想要邀请曹振与项子御来帮他们祈天教渡劫,可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们祈天教与百峰宗有仇,即便那俩人真的答应来帮他们渡劫,他也不敢要。

谁知道,两人会不会在渡劫的时候,突然出手攻击他们祈天教的人。

他在成为祈天教的临时教主之后,才发现,当一个教主,真的太难,也太累了。

就像如今,倘若他们祈天教邀请的所有人都是那种条件,他们祈天教最后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没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人来帮忙渡劫,他们祈天教恐怕真的无法渡过教劫了,到时候整个祈天教都将不复存在。

可若是答应,他们付出的也太多了。

最新小说: 学姐快住口!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神道丹帝 开局签到一个吕奉先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 饕餮太子妃 梦魇图鉴收集记录[无限流]